芳的彩油塔羅創作:85號瓶戰車(The Chariot)又稱緹妲妮雅-精靈王之妻(小神仙之妻)(Titania -Queen of Fairies)

 

 

 

 

    彩油85號瓶上層藍綠色(Turquoise)/下層透明色(clear),混合起來是淡藍綠色(pale Turquoise),在脈輪位置上是藍綠色對應人體第四又二分之一能量中心,位於胸腔的右邊,表溝通表達和創造力,個體化的過程,藍綠色的創造力在現實生活展現在電腦、唱歌、舞蹈、寫作方面的天賦。透明色象徵著淚水、淨化、痛苦、業力、純潔的內在,透明色可以反映出所有的顏色(all colours reflected),在脈輪位置上加進透明色,都更強化脈輪位置的課題。藍綠色是藍色加綠色,而綠色又是黃色加上藍色混合而成的色彩組合,藍色在脈輪位置上是第五個能量中心喉輪,藍色表平靜溝通與權威,高等神聖意志的信仰,綠色在脈輪位置上,是位於第四個能量中心~心輪,綠色代表空間與內在真理的追尋,綠色是等量的黃色加等量的藍組合而成,當我們從第三個能量中心黃色的胃輪或稱太陽神經叢,走向第四個能量中心綠色心輪時,必須先揚棄黃色的個人意志,小我,帶來的混亂及恐懼與批判,給予自己空間,觸及到自己的真心,走自己的道路,給予自己綠色的空間,才能激發出藍綠色的創造力,向第四又二分之一能量中心藍綠色的個體化(individuation process)邁進,強化溝通能力,走向第五個能量中心喉輪,浸淫在藍色的平靜當中,連接神聖意志,達到靈性轉化與自我療癒的目的。

    彩油發明人維琪女士(Vicky Wall,1918-1991,London)女士,在她的自傳《靈魂之鏡》曾經談到有關藍綠色她說:「藍色及綠色混合成藍綠色,代表身心形成平衡,和”寧靜”瓶的藍色和諧一致,毫無身體成長的混亂,而只有了解更高層面的自我所帶來的平靜安寧。這種油對敏感或有藝術氣息的兒童及青少年很有用,因為他們雖然會尋求身心的滿足,但也意識到更高層次的自覺,而去探索靈魂...藍綠色是個有深度的顏色與看到的意象、林間居住者、森林、海洋及天空有關。...這樣的人是夢想家,鎖著自己的夢想,等待夢想成長及完成,成為真實,是一個能與所有國度相連接,與打開無條件之愛的人。」在色彩能量療法上,橄欖綠、藍綠色、珊瑚色、紫紅色,都被歸類為新時代的顏色,帶有心靈覺醒的成份。所謂新時代的顏色,就是不同於過去"適者生存,不適者淘汰"的達爾文叢林法則,取而代之的是合作共生的柔性法則。

    藍綠色與瑞士心理學家榮格(Carl Gustav Jung,1875年7月~1961年6月),所提出的個體化過程(individuation process)和人類進入水瓶時代有關,所謂個體化過程意指一個人的人格整合、自性發展的過程,是意識、無意識的整合,逐漸邁向覺悟之路,也是對整體覺察的心靈發展過程,尋求更高意義的探索,去成為真正的自己。

    藍綠色梵文用語是阿南達肯達(Ananda Khanda),對應人體的位置約在心臟與喉嚨的中間 (between throat and heart the Ananda Khanda chakra,the energy centre reflected by tue turquoise colour) ,據說阿南達肯達(Ananda Khanda)一詞是印度靈性導師拉瑪那•瑪哈希(Ramana Maharshi,1879-1950)給它命名的,意思為喜悅之所在,通常彩油85號瓶緹妲妮雅-精靈王之妻是和86號瓶歐伯隆-精靈王(Oberon-King of Fairies)是連繫在一起談論的。對此,《彩油塔羅》一書作者英國麥可‧布斯說道:「當我們走的更深而觸及”阿南達肯達”(Ananda Khanda) ,藍綠色的能量時,它就變得更為明亮。這裡的光明是有關於藍綠色的,個體化過程造成了內心創造力溝通的強化。這種強化意味著進入某種更為精緻、更為短暫的事物。85號瓶及86號兩瓶都具有這一個面向。」而精靈王和精靈王之妻的結合所產生的功效麥可‧布斯說道:「創造力的能量以更精緻、更強烈的方式展現自己。有可能是對精微的國度更為覺知,不論是各種精靈、天使或是矮靈(Gnomes) ,又或是對大地能量的覺知,..精靈的國王與王后象徵了精微國度的深度,當我們潛入事物的更深處時,就有可能透過創造力而觸及這些國度。當阿南達肯達變得更為充滿光明時,這些事情都有可能發生。在所有意識有關的古老智慧體系中,都有一個精微的層面。也有一種對於在自然世界與看不見的世界之間事物的覺知。這兩者”緹妲妮雅-精靈王之妻”以及”歐伯隆-精靈王”,代表了連結這些精微國度,而藉之進入創造力、創造性能量的深處,並讓它們變得更為實在的可能性。」上述的矮靈(Gnomes)在英語上gnome被翻譯為地精、土地神、矮人。

     歐伯隆是莎士比亞仲夏夜之夢(Midsummer-Night's Dream)中的精靈王,也是緹妲妮雅(Titania)的丈夫,同時歐伯隆也是天王星(Uranus)第二大衛星,中古時代在英國民間的一個傳說,歐伯隆是所有在”空界”中的精靈之王,也稱”仙王”,”仙后”則是緹妲妮雅(Titania)。

    精靈(Fairy)的原義是指靈魂、鬼神、妖怪和聰明靈敏的生物,體型很嬌小,只比昆蟲大一點,並有一種透明翅膀是傳說中生物。體色透明並有對尖耳朵,擁有著蝴蝶般的翅膀,不論男女皆長的俊美,舉止優雅,目光敏銳並精於箭法,壽命長達數百甚至上千年,在體格上稍嫌纖細,但反應速度幾乎無人能比。通常生活在森林,常見於童話故事,如彼得潘、仙履奇緣。精靈的傳說在愛爾蘭、康瓦耳、威爾斯和蘇格蘭特別盛行,從中世紀起精靈在文學裡便很常見,並出現在義大利人博亞爾多(Matteo Boiardo)和阿里奧斯托、英國詩人斯賓塞、法國人佩羅(Charles Perrault)和丹麥人安徒生的作品裡,更是英國文學的重要元素,在英國人氣質、各地風土民情,以及日常習慣中精靈扮演了相當重要的角色,維多利亞時代盛行的精靈繪畫,以及後來興起的書籍插圖,和芭蕾舞劇、歌劇、音樂等都有精靈的蹤影。

   《彩油塔羅》一書曾對”緹妲妮雅-精靈王之妻”有段深入的敘述:「85號瓶的名稱是”緹妲妮雅-精靈王之妻”,她是精靈的皇后,名稱背後的概念就是,所有微小的人們、精靈們,都有一個母親形象或皇后的形象。而此所象徵是一種人格化的地球的生活面貌。精靈們住在一半現實,一半在另一個王國的領域。精靈的皇后照顧著不可思議地柔弱及珍貴,而另一面卻在最粗糙的層面,支持著自然的生命。自然是一種非常強大的力量。”緹妲妮雅-精靈王之妻”手握著這種力量,她也同時處理超越了物質性的”精微乙太”(Subtle Ethereal)層面。」

    乙太或光乙太(aether、aether或ether)是古希臘哲學家亞里斯多德所設想的一種物質,為五元素之一。19世紀的物理學家,認為它是一種曾被假想的電磁波的傳媒,沒有任何觀測證據表明以太存在,在19世紀科學家們逐步發現光是一種波,而生活中的波大多需要傳播媒介,受古典力學思想的影響,於是他們便假想宇宙到處都存在著一種稱之為以太的物質,認為正是這種物質在光的傳播中起到媒介的作用。

    彩油85號瓶塔羅牌是戰車的回歸旅程,在圖像上戰車兩旁有源於古埃及神話一對黑白的斯芬克斯(sphinx)獅身人面像,它是長有翅膀的怪物,前方還有一對長了翅膀的飛馬,這個被作者引喻為對信仰的考驗和個體化過程中的共時性(Synchronicity,同時性、同時發生的,神秘的偶然一致)《彩油塔羅》中說道:「”第二層次的戰車”就是信仰的最後考驗,也同步性顯現自己的所在。塔羅牌的圖像展示了斯芬克斯(sphinx,希臘神祇,帶翼的人面獅身女怪),慢慢地轉化為飛馬,象徵著同步性。然後信仰的考驗,就在它被獻予世界之時被示範了,在這裡我們看見,飛馬展開了前往另一層次的旅程,代表了體化過程的結果,同步性的來臨:由於狀態的改變而導致巧合的發生。」

    共時性(Synchronicity,同時性)是由心理學家榮格提出的概念,有因緣際會之意,榮格所用的”共時性”(synchronicity)在英文字典中指:同步性、同時發生的。

    這幅作品是我於2009.8月第8張的Aura-Soma彩油塔羅牌創作,當時創作這幅畫時,我做了較大的調整,我將戰車上那一對獅身人面獸給請下車來,端做在地面上,再將戰車上的戰士,由西方人的臉孔形象換成了具有東方風味的工夫好手,正展現著他戰士的好身手,那兩匹長了翅膀飛向天空的飛馬,則是讓它更夢幻一些,伴隨著一輪皎潔的明月和城堡。

 

 

 

 

   

 芳的彩油塔羅創作:85號瓶戰車又稱緹妲妮雅-精靈王之妻(小神仙之妻)

85戰車_0003  

彩油塔羅85號瓶戰車又稱緹妲妮雅-精靈王之妻(小神仙之妻)

img85.jpg  

古代英國民間傳說歐伯隆是精靈之王,泰坦尼亞是精靈之后

0010386310_b_01.jpg    

傳說中的生物~精靈有一對透明的翅膀

12597062110963.gif  

傳說中的矮靈(Gnomes) ,被翻譯為地精、土地神、矮人。

gnomes  

源於古埃及神話的斯芬克斯(sphinx)獅身人面像

20110302055510979_1174  

4ea0c7b006577  

     彩油85號瓶

DSCF085.jpg 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fang2019 的頭像
fang2019

芳的畫廊

fang201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